买饭盒就买二十个

吃all叶,叶受only

【伪装者/诚台】甜食全面禁止

  • 微诚台


  • 不务正业的产物



 

 

        明台最爱的就是巴黎街边某家咖啡厅的柠檬蛋糕。

        周末放学,他背着一星期的脏衣服,乖乖的倚在校门口等大哥和阿诚哥来接,要是那两人来得早,手里总会带着小纸盒,里面装着一小块儿他心水的小蛋糕。

        要是来的晚嘛……

        哼,凭着他的撒娇功力,三人的晚餐也就基本上在那家店里解决了。

        这天,明家小少爷捧着蛋糕,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哼唧着小曲儿,然后拿着小叉子,幸福地叉起一口往嘴里塞。

        明诚一回到家就进了厨房,这两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是指望不上了,况且还有一个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装着蛋糕的纸盒,端着小碟子双眼含情脉脉地盯着手中的那块食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看着的是多年未见面的老情人呢。

        叹了口气,明诚和明台交代一句别吃太多,然后就准备晚餐去了。

        坐在沙发另一头的明楼翻着报纸,时不时瞥一眼看看这个小祖宗有没有把家掀了,对于这种不守规矩乱坐的姿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谁叫明家他说了不算。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个小少爷在上海的时候,对他还是抱有敬仰(??)和恐惧的,只要明楼怒目一瞪,前一秒眉飞色舞的明家小少爷可以表演秒怂技能,虽然这之后明楼也免不了被大姐一顿批,可好歹那时他还能制得住这个小鬼头,并且内心会得到一大部分的满足感,哪像现在——

        “大哥,我明天要吃两个。”

        看看,看看,这哪里是对大哥的态度。

        明台一点也没有理解到明楼内心的不满,他指了指碟子里的蛋糕,“你是不是叫艾玛女士给我把蛋糕切小了?完全不够吃!”语毕,明台将最后一口蛋糕塞进嘴里,重重把碟子放在茶几上表达了他此刻的怒火,还多嘴的补充了,“你是不是嫉妒我怎么吃都不长胖啊。”

        艾玛女士是明台一家最经常光顾的咖啡店店主,这一来一往也熟悉了起来,慢慢也得知了对方是个四十岁的家庭主妇,招呼他们时笑容满面,虽然那时脸上都是褶子,可他们却非常喜欢和这位店主说话。而这个店主最喜欢明家三小子的老大,明楼。对于明楼的要求每每都会答应,比如留一份最小的柠檬蛋糕给他们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做过。

        很显然对于甜点有着异常执着的明小台童鞋,此刻已经反应过来往日被克扣,并且掰着手指开始清算这个月吃到过多少次这种半吊子的蛋糕。

        把明台动作收进眼里的明楼闷声不语,可这不代表他没把对方说的话听进去。

        呵呵,这小子要造反。

        明楼内心冷笑一声。

        其实来到巴黎这么多天,躺在食物链底层的他早有重树家威的意思,看这小家伙飞扬跋扈谁都不怕的样子,早就想狠狠地收拾一顿。

        可表面上,他还是和蔼可亲的大哥。

        他换了个姿势,然后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地盯着明台,把手边的报纸搁在沙发的扶手上。

        大哥没发火?

        明台有点慌,小动物对危机感的察觉异于常人。他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进厨房寻找场外救援,免得被这个开始黑气缠绕的圆脸教训一顿。

        “阿、阿诚哥!”明台鼓着腮帮子,柠檬蛋糕还在他嘴里没咽下去,这个时候说话口齿不大清楚,明诚转过身就看见明小少爷匆匆忙忙地走进厨房,白袜子踩在地板上,连鞋子都没穿。

        “你就不怕摔跤?”

        抱住往怀他里扑的明台,明诚安抚地拍了拍对方的背脊,“好了小少爷,晚饭还没做好呢,去外面等着吧。”

        如果你晚餐还想再见到我就不应该把我往外面赶。

        明台内心默默吐槽着,然后使劲地咽下嘴里的蛋糕,仰着脑袋,用他那双大大明亮的双眼盯着明诚,“阿诚哥,我帮你做晚饭!”

        隔着一点距离,明诚也可以闻到对方嘴里传来的清香,带着丝丝柠檬酸味儿,刺激着他的脑神经。

        他可以低下头,然后……

        明诚从明台澄澈的双眸中看到了自己此刻的表情。

        像是被一碰冷水从头浇到尾,他欲盖弥彰似得放开了明台,转身清了清喉咙,“那你帮我把这些菜洗一洗。”

        “好的~!”

 

 

        第二天早上——

        早餐明诚早就做好了,在国外没有稀饭包子油条,他先是烤了几片吐司,煎了些培根和鸡蛋,然后拿出牛油、果酱,最后才热起了牛奶。嗜好甜点的小少爷就连喝牛奶都喜欢加点蜂蜜,明诚把热好的牛奶和蜂蜜放在餐桌上,等着家里另外两人的到来。

        “呜呜呜呜呜——阿诚哥我好疼——”

        欧式的楼梯传来咚咚咚的声响,明台风风火火地从卧室跑到餐厅,见到明诚就开始梨花带雨。

        当一张满是泪花的小脸儿映入眼中时,明诚愣了片刻,立即反问。

        “怎么了,小少爷?”

        明台捂着双颊,闭嘴直哼,就是不肯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明诚有点慌了,明台一直哭,就是不说话,疼急了还用爪子挠他两下,整个人趴在他怀里闹腾。

        “哼。”怀里的人冲着某个方向不满的呲了声,明诚疑惑地转头,看见梳着背头的明楼早已坐在椅子上吃起鸡蛋培根吐司。

        其实早在听到明台声响就到了饭厅的明大少爷,没有理会掉着金豆子的某人,还有手脚慌乱的某人,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在平日里从不加蜂蜜的牛奶里舀了两勺到杯子里,和着热牛奶搅拌,直到牛奶散发出一股甜腻的蜂蜜味儿后,才慢条斯理地端着杯子喝了起来,在这期间他就像完全没有看见餐桌边屹立的两个山峰,自顾自地吃起了早餐。

        此等令人发指不热爱兄弟的行为自然刺激到了护犊子的明·老妈子·诚,“昨天晚上你欺负他了?”

        呵呵。

        内心高举中指的明楼放下了手中的吐司,带着微笑地看向面色不佳的明诚,“柠檬蛋糕。”

        “?”请说人话。

        “这家伙,”明楼语带深意,指了指此时已经把脸塞进明诚怀里不肯露出来的某人,“昨天晚上悄悄地买了一个柠檬蛋糕。”

        并且吃完后还没有毁尸灭迹,纸盒子还在他卧室摆着呢。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我只是个雷锋。

        明诚眯了眯眼,强行把怀里的人头拔了出来,“张嘴。”

        他双手碰到这个少爷的脸颊时就清楚了,手下有一块肿了起来,稍微按进去一下,那双好看的眼睛立马充了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叫也不敢叫,动也不敢动。

        明诚遇到这么识时务的小少爷,教训起来也比较困难。

        可是,吃甜点这个习惯嘛……

        和明楼对视一眼,明诚从对方的眼中也得到了答案。

 

 明家家规:

        ——即日起,明家全面禁止小少爷吃甜食。

 

——————end?——————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暂且一个end


今天早上牙齿疼了起来,被嘲笑说是甜点吃多了。

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

另外,甜点真的不能多吃。


明楼表示: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内。【阴笑】

评论(2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