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饭盒就买二十个

吃all叶,叶受only

诚哥,你的头上有点绿啊(第三章)

  • 性转,雷者勿入

 

  • 虐狗预警


  •  发现自己有可能带了绿帽的阿诚哥


  • 老王捂脸不想看



 

 第三章


        “阿诚哥。”

        听到对面的呼唤,明诚温油地笑了笑,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能感受得到,他尽量地轻柔说道,“在香港过得好吗?”

        “我好着呢,”,明台拍了拍脸颊,甩了甩脑袋,想要退却脸上的热度似的,她斟酌了下言辞,问,“阿诚哥,你来香港了吗?”

        你到香港我也不在那里。

        一想到这里,明台内心有些焦急,如果阿诚哥在香港了,那么……

        她望向站在旁边监听地王天风,看对方作了一个安心的手势,才安心下来。

        好吧,还有点失望。

        果然,耳边立即有人说:“我怎么会去香港呢?”

        听见听筒里面传来不满的哼唧声,明诚带着笑意,“我的公主殿下,你是小猪吗?”

        对面立马开始抗议。

        嘟囔着“我才不是小猪呢”,明台听着明诚开始絮絮叨叨地询问她在香港的生活,有些紧张地扯了扯王天风的衣角。

        她可不习惯和阿诚哥说谎啊。

        咽了口唾沫,明台硬着头皮开始扯谎。

        “香港天气怎么样?”

        明诚有些奇怪,今天这个小公主可不像平时一样和他撒娇撒半天,是有什么人在她身边?

        难道……?

        交男朋友了?!!!

        他有些不安的抓紧耳边的听筒,想要透过对面传来的一切声响来确定自己的猜测,语气间也变得严肃起来,“明台?”

        “啊……有点冷,下着雨呢。”

        心虚的某人摸了摸鼻子,仿佛看见不言苟笑的阿诚哥站在面前似的。

        “雨大吗?你带伞了吗?”

        “不用带,小雨。”

        “女孩子家,出门在外要注意些,感冒着凉了怎么办?”

        “知道啦,阿诚哥你好像老妈子哦,”明台痴痴地笑了笑,“总管着我。”

         你这个抱怨我怎么感觉是在撒娇呢。

        王天风听着有点郁闷,嘴里莫名地苦涩。

        “我不管你谁管你,”监听器里传来的男声带着暖意,“现在住在哪儿?”

        “我还能住在哪儿啊,”明台瞄了瞄小黑板,“学生公寓呗。”

        “门牌号码?”

        “阿诚哥,你在查岗啊,”小黑板的字还没写完,明台只好转移对方注意力。

        明诚听见了电话里的声响,心里的不安更是加深,“明台,你那边是什么声音?”

        “同学,同学在出板报啊。”

        “是吗?”的确是有粉笔摩擦的声响,可是——

        明台身边随时跟着黑板?!

        明诚表示,我家小公主骗我,我伐开心。

        “你的门牌号码,”他深吸口气,“快告诉我。”

        “5栋317室……阿诚哥,你生气了?”明台软绵绵声音带着些鼻音,“你凶我。”

        他是有些不开心,总觉得明台有事情瞒着他,可是——

        “哎——”,明诚无奈地叹了口气,谁叫他总是败在这个小公主的撒娇上,“我没有。”

        “你刚刚明明就——”

        王天风无语地看着眼前的人假装吸了吸鼻子,带着啜泣的表情,天知道电话里的人看不看得到啊。

        明·千里眼·诚,似乎感觉到他家小公举泫然欲泣的样子,声音又柔了几度,“好啦,别闹,过几天我给你请个保姆过去。”

        顺便去监视下到底明台有没有认识其他男人,明诚心里暗戳戳地想到。

        “我现在都在食堂吃!”明台抗议。

        “食堂你吃的惯?”除非有人给你开小灶,明诚阴暗地想,看来香港这个地方真不大安全。

        “可是同学们会笑话我的,”明台决定使用撒娇特殊攻击方式逼明诚就范,“阿诚哥~~~~”

        心安理得地享受小公举的特殊攻势,明诚没有丝毫的嘴软,“不许撒娇,三天之内,我会给你请一个保姆,她只负责做饭,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但是会报告你的行程。

        听到对面的回答有些恹恹,明·心脏·诚还是满意的笑了笑,给了一鞭子随即甩了一手糖,“我先给你汇一千块过去,用完和我说。” 

        “谢啦,再!见!阿诚哥!”

        臭男人,只知道用钱收买我。

        “不用谢,再见。”

        看来他的小公主还是在赌气,明诚无奈地笑了笑,真是不好伺候呢。

        明诚挂下电话,谢过前台服务员,拿起放在一边的风衣,准备离开酒店去市政府,然后他回想起方才的谈话,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

        看来他要好好查一下小公主最近的交友情况了。

        明诚转身回到前台,拨通了香港大学教务处的电话——

        “喂,是香港大学教务处吗?我是学生家属(呵呵),请帮我查一下,金融系学生明台上课签到的签到情况。”


——————————————————————————————

其实这个是跟着第二章一起的,但是太长了就分开两章。


醋诚上线。


我发现我头上的那抹鲜绿。


以及你身边的人都是坏人。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