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饭盒就买二十个

吃all叶,叶受only

【诚台】诚哥,你的头上有点绿啊(第二章)

  • 性转,雷者勿入


  • 诚台终于连线了


  • 还未上线的大哥明镜即将在下一章出现。


第二章

 

        明台被王天风灌下了一碗安利。

        或许是月光太美丽,又或许是眼神太迷人,当明台捧起这碗安利时,她面色带着沉重,却不缓不慢地喝了下去。

        眼前穿着军官制服的女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把干干净净不剩一滴残渣的碗接了过来,然后吩咐自己副官把碗端下去。

        “明台,”她试着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上去和蔼可亲一些,“我是过来人。”

        “?”一头雾水地看向王天风,明台表示还没从安利中缓过来。

        “你有自己心爱的男人吗?”微笑。

        “???”明镜大哥,这个女人表情好可怕。

        “明台?”微笑微笑。

        “哈?”不自觉地往后移了下位置,明台回忆下刚才王天风的发问,眨了眨眼,回答道:“有啊。”

        自古女人不可忽略的特定技能——八卦,被动启发。

        “哦?”王天风挑了挑眉,她想了想明家家里的男人数目还有和这个小公主的关系,眼神发亮地靠近,“谁啊?”

        “还能有谁,我两个哥哥呀,”明台显然已经从安利中缓了过来,完全没有刚才的迷茫彷徨,她见招拆招,不安好心地反问,“你之前说你也是过来人,那你心爱的男人是谁啊?”

        王天风被噎了下,不大开心地说道,“没有这个人。”

        暗暗骂了声“小娘皮”,王天风整理下一丝未乱的发型,收回略略向前倾的身子,直直坐在一旁,拿起手边明台签署的文件,然后起身,往门口走去。

        “喂——你还没回答呢!”

        不理会身后带着促狭语气的说话,她毫无停留地走了出去。



(天风婶婶的回忆ver:)

“天风。”

他眼眸如星辰,带着深情看向她,似乎把他的所有情感都传递了过来。

“天风。”

有时喜欢在她耳边,揽着她的腰,情人般的呢喃,和他一起晃悠悠地倚在窗边,看着框外青山绿水,雾绕山城。

“天风……”

闭上眼时,她还能模糊地勾勒出他的轮廓。

“抱歉啦……”

还有握紧那双沾着血水的双手。

 

 

        看着王天风走出去,明台哀叹一声,趴在桌子上。

        这里是龙潭虎穴,她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那个老太婆安利卖的太好了。

        除了王天风的那番说辞具诱惑力,惹得她一腔热血,恨不得立刻上战场挥洒一番,她还有点小小的私心。

        她摸了摸自己的双手。

        上面没有一点劳作岁月的痕迹,这双柔弱的手,即使是将五指全部展开,又可以挡得住多少腥风血雨?

        她能够保护自己重要的人吗?

        未遇到王天风之前,明台可以欺骗自己,一切都不用她担心,家里两个男人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可是——

        她不变成个女汉纸,怎么保护她柔柔弱弱喜欢碰瓷的阿诚哥?

        

    于是明小台决定告诉全世界的人,这个明家被她承包了!(霸道千金爱上我

        

        画风突变的第二天,澡堂。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你你你!!!!”

        “我……”,明台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迅速捂着衣服蹲下身子,把整个小脸埋在胸里。

        眼前的男人头发未干,带着湿气的脸庞有点迷糊,他甩了甩头上的水珠,“你……”

        两人保持了沉默一段时间,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小姐,被看光的是我吧?”

        明台猛然抬起一张被闷坏的脸,红扑扑的脸蛋儿鼓了起来,“哼,我才不稀罕呢!”她站起来后,将刚刚紧急脱下的外套放在浴室的凳子上,开始仔细观察眼前正在穿衣的男人。

        “你的口水。”男子好心提醒。

        “哦,谢谢。”明台乖巧地道了谢,擦了擦嘴角可疑的痕迹,“你长得不错嘛!”

        “你,”男子拿起毛巾擦起头发,闲暇中看了几下明台,特别在某些部位时停顿了一会儿,“你长得也挺好。”

        明台随着他的目光,不自在地转过身捂住胸,很少有人光明正大地吃她豆腐,即使是长得帅也不能原谅!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小姐,你刚刚好像把人家全身都看完了吧?)

        明台转过身,杏目圆瞪,一脸的我要干架,为了突显出她的怒火,她双手叉腰,原本一袭军服穿在她身上并不是特别显身材,可是这样的一个动作,反而显得她腰细,胸也……

        很显然只接受到明台脸上表达的前三个字的男子眯了眯双眼,嘴角微微一勾,好整以暇地倚在衣柜上,神情慵懒随意,“女人,你这是在玩火吗?”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被对方调戏的懵了逼的明小公举表示,不要怂就是干(架)。

 

 

        远在千里的阿诚哥表示,我感受到了千里迢迢的绿帽危机。

        于是他兴致勃勃地拿起手边的风衣,跑到酒店,准备打个电话给半个多月没见的明小公举。

        他风骚地迈着大长腿走进酒店时,受到了几个名媛跑来的媚眼。

        哼╭(╯^╰)╮,都没有咱们明台好看。

        心里腹诽着,表面上还要礼貌地回视,点头,明·只痴汉明小公举·诚走向酒店前台服务区。

        然后熟练地找到电话机,快速转了几个他已经记得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

        不造明台瘦了没有,香港大学的伙食不怎么好啊,吃不吃得惯啊,诶,都怪明楼,好端端地把小公主送去香港读书,祝她胖个三十斤——

        他焦急地等待着对方的回音。

        直到电话里一声熟悉的“喂”出现。

        明诚微微一笑。

        前台服务区的服务员表示,大堂经理,这里有人虐狗。

 

 

        王天风有意让明台和于曼丽二人相识,可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两个人有可能在浴室来了一炮(大雾)。

        看见全身湿透衣衫凌乱的明台,再看了看洗了和没洗一样的于曼丽,王天风心塞地递了块毛巾给了明台。

        “先听电话,”然后她示意于曼丽先去换一身衣服,“换身衣服去吧曼丽。”

        “是。”年轻的小伙子行了个礼,干净利索地转身离开。

        明台此时的注意力完全在电话上,完全没精力去理睬已经跑走的于曼丽。

        她猜测是大姐打来的电话,大哥的电话她都是按的时打过去的,今天明显不是打电话的日子。

        撅了撅嘴,明台最烦和大姐打电话了,又要被教训一通,她生无可恋地拿起听筒。

        “喂?我是明台。”

        “明台啊,我是阿诚哥。”

        明台忽然捂住了双颊。

        监听的王天风迷茫地看着明台,完全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显得如此慌乱。

        因为她准备虐狗了啊。





——————————————————————————————

下章诚台甜蜜蜜打电话,以及诚哥的紧急救援行动。


如果把去香港看望明台的改成阿诚哥和大哥两个人,大家可以接受吗?


剧情上要改的蛮多的,大家有意见可以踊跃提出~对于明镜大哥的人设,脾气火爆,正在思考要不要让大哥提前知道或者是参与明楼他们的计划中,诶,整个剧情被弄复杂了?




评论(2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