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饭盒就买二十个

吃all叶,叶受only

【诚台】诚哥,你的头上有点绿(第一章)

【诚台】诚哥,你的头上有点绿啊

  • 性转注意

  • 大概会按照原著时间线走

  • 偶尔也会有作者自己歪歪的情节

  • 明楼曼春出没,明楼30岁后发福设定

  • 曼春高帅

  • 隔壁老王上线



第一章

 

        窗外白云团团,远处的太阳照射的光芒有些刺眼,明台合上了遮阳板,关住了一片晴朗。

        贵宾舱的人并不多,零落六七人散落在舱内,时不时有穿着整齐侍者装的服务生走过,拿着毛毯或者是茶水,又或者是南华早报英文报纸递给客人,等他们手上的事情做完后,有人会看看手上的表,叫住他们询问达到香港的时间,服务生轻声回答。

        整个舱内的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像发条一各司所职,却不彼此打扰。

        除了一个犹太籍的小男孩。

        他在走道上来回蹦跶,在经过明台身边时总之磨磨蹭蹭,黑色的眼珠不停地转悠着,在打着什么小算盘似的,明台忍俊不禁,揉了揉小男孩卷曲的黑色头发,从皮包里找出颗柠檬味儿的糖果塞进了小男孩的手中。

        犹太籍男孩撅了下嘴,用眼神控诉了他对这个行为的不满,但是还是接受了这个一身洋装漂亮姐姐送给他的糖果,然后用希伯来语和眼前的姐姐交流了起来。

        ——这个姐姐真漂亮。

        小男孩的脸上浮起了一层红晕,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朵玫瑰别在漂亮姐姐的头发上,这是从他父亲那里学来的,就在今天早上,父亲还送了朵玫瑰给他母亲,然后一脸正经告诉他,美人该配娇花。这个姐姐长得这么好看,身上还有股柠檬的香气,他一定要……!

        ——可是她把我当小孩。

        男孩看了看手中的糖果,脸上的笑垮了下来,他带着鼻音委屈的控诉——

    “姐姐,我长大一定要娶你!——”

    

 我把他当孩子,他却想睡我。


 

        “啊嚏————”千里之外的某人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感叹气温下降要多加衣服,然后将手中的风衣递给了眼前的女人,“今天风有点大啊,”他嘀咕了句,拿起了衣架上的墨绿色礼帽,“还是带顶帽子吧。”

 

        让我们把视角转回到贵宾舱里。

        无奈的看着大哭大闹却还是被自家母亲拖走的小男孩,那个少妇带着歉意的眼神向她微微鞠躬,嘴里说着蹩脚的中文歉辞,明台颇啼笑皆非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未介意。

        一场闹剧折腾了不少时间,明台放松了身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按了会儿太阳穴,松了松紧绷的神经后,便感觉到身旁总有个视线莫名其妙,带着点恶意(幸灾乐祸)盯着她。她挑了挑眉,没好气的哼了声,侧过身子顺着那道视线,看见对方猝不及防还未来得及收回视线,她遇到了——

        一个笑的挺猥琐的阿姨(此时略带僵硬)。

        拢了拢披肩,明台甩掉身上起的一层鸡皮疙瘩,强忍着胃液的翻滚,想着出门前大哥大姐阿诚哥叮嘱自己别在外面惹是生非的唠叨,回了对方一个属于大家闺秀的笑容,然后和对方打了个招呼,「阿姨……你好啊。」

        满意地看到对方嘴角的弧度逐渐凝固,明台才缓缓地坐直了身子,手肘置在扶手上,闭上双眼似是在休憩。

        目睹了方才明台被调戏全程经过,由幸灾乐祸不怀好意地在一旁看戏转变成被称呼阿姨後目瞪口呆的,王·阿姨·天风深深地吸了口气,没好气地一巴掌把气出在坐在一边捂着嘴狂笑的郭骑云女士的头顶,看见对方我好懵逼我好无辜的表情,嘴角扯出了个冷笑,然后她握紧双拳告诫自己千万别冲动,下手前得确定这小娘皮到底是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直到一名服务生推着餐车走到他们中间,才缓解了这个僵硬的气氛。

「    女士,中午好,请问您是需要……」

 

 

        汪曼春扯了扯嘴角,嘲讽地瞥了眼跪在地上的人。

        这是他今天要解决的第五个人,问出些不甚重要的情报后,汪曼春拿起手枪,朝着那方向扳动了几下,听着对方带着惨叫的嘶吼,他满意地笑了笑,挥挥手命令手下处理之后的事情。

        他今天并不想下杀手。

        方才收到个电话,里面的声音熟悉又陌生,汪曼春觉得自己应该是恨着的,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如此不识好歹地玩弄他。

        除了她——

        他的下手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他脸色一变,抄起办公桌上的风衣往身上一套,快速地离开了办公室。

        当汪曼春走出76号时,步伐有些许凌乱。

        他多年未见的师姐今年回了国,早在电话里他就收到对方的消息,本不应该如此激动的,可是,还在读书时就一直向往迷恋的那个娇小的身影,和普通人又怎么会一样呢?

        他在门口焦急地等着,看着一些军车开过76号门口,却始终没有停留。他骤然发觉他还是像多年前那个楞头小子,被她掌控着,她的一举一动对他来说都是暗示,他根本无法逃离早已为他设下天罗地网——

        「曼春,」耳边响起了她的声音,和以前一样优雅里带着温柔的暖意,搓揉着他的内心,「好久不见。」

        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连有人来了都不知道的汪曼春忽然有些许不知所措,忍不住回过了头,想要抱住他思念已久的娇躯,抱起她,和她诉说他的思念和她对他这些年的漠视冷酷——

        「师姐,宝贝儿楼楼,我好像抱不动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明诚捂着肚子,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木娄木娄宝贝儿,我抱不动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明楼恶狠狠地踹了踹那个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恶仆,「你这个月奖金没了!」她鼓起脸颊气呼呼地说,「走开!」

        明诚拍了拍身上的灰,揉下双眼,看见明楼的动作后又笑趴了,「诶呀我的天啊,这样更像金鱼了,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你给我闭嘴闭嘴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杠铃般的笑声响彻天空——

        还有气急败坏的怒吼。

 ----------------------------------------------------------------------

彩蛋:

明台坐上军统的车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的?!你恩将仇报?!




远远望去,阿诚哥,你的头顶,开始绿云罩顶了!

下章曼丽♂粗线,人群之中的阿诚哥更绿了呢。还有,恩,下章诚台会电话联系,大概,剧情不欢脱的话,就会吧?

到了春♂楼♀就蜜汁魔性233333

希望大家能够提供一些梗给我~

污,本人不会写啊!所以就......

谢谢大家观看!多多提意见!

评论(2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