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饭盒就买二十个

吃all叶,叶受only

【诚台】诚哥,你的头上有点绿

  • 性转paro 除了阿诚哥全员性转!!!

  • 雷者勿入!!!!

 

    楔子

    明家未来的管家明诚表示他现在有点方。

    昨晚不知捣腾了什么事,全身疲惫乏累,哪怕是清晨良好的生物钟提示着明诚该从被窝里钻出来时,他仍然闭着双眼,昏昏沉沉的处于半梦半醒中。

    明诚以前对于睡眠的要求并不高,这和他家境有关。他的养母在明家当着帮佣,从小他也生长在明家,出生本就不好,再加上养母的虐待,他对生活的要求几乎是只求温饱,对睡什么床,用什么床褥,被子一定要是蚕丝的之类的要求更是想都没有想过。直到明家大少爷明楼带着他进了明家,认识了明家小少爷之后,他才知道什么是豌豆公主。

    几乎家里所有小少爷会出入的地方,都必须干干净净,特别是家里所有小少爷会躺着翻滚着的床,必须用最好的鹅绒蚕丝,虽然对此表示反对,但是在明镜明楼的双层制约下,他也只能点头同意了在大姐没空时,陪着小少爷安睡的任务。

    明诚感觉到双人床的另一边的床褥稍稍往下陷,他的左手被人牢牢的抱着,有股温暖的体温触碰着他的指尖,他蹙了蹙眉,缓缓地睁开双眼望向身侧。

    他的小少爷蜷着身子,被子被任性地踢到了床角,只有一角还裹着白嫩的小腿肚,明诚迷恋地将目光转向对方圆润饱满的脚趾,他想象着自己把玩着这几个可爱的小玩意,摸着光滑的小腿肚,然后顺着弧度往上,他的小少爷还穿着好看的公主裙,蕾丝花边的点缀和柔软的布料包裹着她小小的身躯,那触感一定非常柔嫩细滑,他可以吻上娇俏的鼻尖,或者把他抱在怀里,吻住他小少爷粉红小巧的嘴唇,闻着一股奶香味的项颈,然后在小少爷的脖子上虔诚地印上玫红的标记——

    明诚无法控制自己的思虑,被蛊惑一般伸出手去感受触摸,那肌肤和想象中一样柔软,他可以一把把她抱住,塞进怀里,融进血肉中,宣誓他的主权——

    这如果是梦,就让他再睡久一点……

    「呜……!痛。」怀里的人呜咽了一声,不舒服地开始扭动身子,纤长浓密的睫毛沾着泪珠,抬起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明诚,眼中控诉着他的暴力。

    「明……台?」,明诚有点恍惚,任由明台从怀里挣脱出来后,明诚有点失落地将双手放在被子上,「你怎么会在……?」

    明台不解的盯着明诚,看他收回双手后,小脑袋歪了歪,想了半天才懂了阿诚的意思,「笨笨,大哥去苏州啦,姐姐坏,明台不要她。」

    明台才6岁,说话时而会颠三倒四缺乏逻辑,明诚却总能在他小少爷的只字片语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早上头脑尚未清醒,明诚迷茫地想起,昨天晚饭时间大姐是有说今天一早就会去苏州出差,因为一大早出门怕吵醒小少爷也吩咐明诚明楼好好照顾小少爷陪着他过夜,但是大少爷明楼总是欺负小少爷明台,小少爷吵着闹着拒绝和大少爷一起睡,所以晚上跑到他的房间也是没有问题的——

    等等,大哥去苏州?姐姐坏?

    明诚甩了甩头,整理下自己凌乱的思绪后,把目光再次投向了明台。

    穿着蕾丝蓬蓬裙的小少爷仰着头,到肩的柔软发丝被压的有些凌乱,小脸也有点红,是因为还没有睡醒?

    重点完全飞走的明诚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小少爷穿着裙子?!!!!

    清晨脑子还未彻底清醒的明诚彻底方了。

    一团软绵绵的物体贴着他的脸颊,温温的,带着香气和奶味儿缓缓靠近他,在他嘴侧边印了点水印才离开。明诚回过神,有点不满那柔软触感的快速撤离,他盯着对方仍有湿痕的嘴唇,心脏脉搏不自觉的加快。

    他的小少爷看见他的视线,咧开嘴开心的扬起嘴角,「阿诚哥,早安吻!」

    明诚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

    清晨的阳光洒在床褥上,小小的天使灿烂地笑着向他索吻,若是每个早上起来都是这种美景——光是想想。

    明诚内心受到了致命一击。

        

    梳洗完毕后,换了身背带裤的明台扯(牵)着明诚的衣袖走到了饭厅。

    明诚还处于神游,直到坐到属于自己的位子后,才逐渐回过了神。

    接着他捂着心口(事实上更想捂住双眼),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那个人!

    等等等等。

    噗,一个穿着女装的大少爷?

    只见坐在主位上的身穿浅色旗袍的女子一头长发梳于脑后,简单的扎了个马尾,不看正面还以为是哪家的大家闺秀,可是直面惨淡现实的明诚只能老老实实的承认——

    这个妹子长了一张大哥的脸!

    怔忪地盯着明台明楼两人一会儿,明诚终于回想起了自从睁开眼后的不对劲……

    穿着女装的明台,留着长发穿着旗袍的明楼,还有明台的那番说辞……

    「你,你们先吃!」

    明诚觉得他有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当下必定要先解决!

    他慌慌张张地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拉上窗帘锁上房门,颤悠悠地伸出双手往下半身伸了下去——

    ?!!!!!

    没一会儿,明诚呼了一口气。

    没有变成女人真是太好了(宽面条泪)。

    一时情急也忘了,早上自己洗漱时也方便过了呢。

    捂着下身庆幸着的明诚却不知道,身为家中的「男人」,将会面对如何的命运。

 @苍小绝 太太我对不起你!!!!!然并卵,这只是个楔子,第一章还没有码好,废话太多哭瞎,但是我们负责发糖就好~还有感谢太太为此画的图!感动到哭,明明文章都没有写!!太太就那么期待!谢谢太太!爱你!!

旗袍真是大爱!!!(全能啊的小绝太太我要表白!!!!)

评论(29)

热度(120)